中国古筝网古筝门户网站,专业古筝电视频道

中国古筝网首页

设为首页| 加入收藏| 官方微博| 官方微信| 关于我们

活动

【赌场21点计数器】_有没有合法的人民币赌博网站,三晋棋牌!

2016-06-01 05:47:59

并奠下另一个里程碑赌场21点计数器

【实力品牌线上平台 存款5分钟内到账 取款半小时内到账 在菲律,澳门 均设有实体贵宾厅信誉有保障 玩的放心】

  手机人民币赌博游戏反对死气沉沉88菲律宾太阳城

  捧着妻子的骨灰,廖丹不禁泪如雨下

  法制晚报讯(记者 石爱华 朱天龙)不少人还记得四年前“刻章救妻”的故事。

  为给身患尿毒症的妻子杜金领做透析,吃低保的41岁北京男子廖丹伪造医院收费单据,4年骗取医院透析费17.2万元。2012年受审时,他称“所做一切只为让妻子能先不死”。

  廖丹案件经媒体披露后,他的故事被网友称为“最凄美的爱情故事”,不少好心人纷纷解囊相助。最终廖丹以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,缓刑4年。

  遗憾的是,这个故事没能有个圆满的结尾。患病10年后,杜金领于5月16日凌晨4时许离世。

  今天上午,拖着那只因糖尿病而日渐溃烂的脚,廖丹带着相濡以沫17载的妻子的骨灰,踏上了回河北的路。

  到今天,廖丹终于可以歇斯底里地哭一场。

  离别

  “我真没想到她走得那么突然”

  早晨五点,东方已经微微泛出晨光,廖丹跟着殡葬车,带着爱人杜金领的遗体来到了位于北京南郊的大兴殡仪馆进行火化。

  《法制晚报》(微信ID:fzwb_52165216)记者见到廖丹时,火化仪式已完成了,今天,廖丹就要带着妻子的骨灰,回到杜金领河北易县的老家下葬。

  如果有条件,廖丹本想在北京给妻子买块墓地安葬,但经济境况不允许,就连老婆的骨灰盒也是从殡仪馆外面以相对低廉的价格买来的。

  “我真没想到她走得这么突然。”见到四年前曾采访过他的一些记者,廖丹不禁感慨时间之快,一下子湿了眼睛。45岁的他头顶已经钻出了白发,由于糖尿病并发症的原因,右脚溃烂的伤口已经好几个月都没愈合,走起路来有点跛,看起来已经是一个小老头的模样。

  照顾十年的妻子突然离开,他的整个生活一下子就安静了,本来不爱说话的儿子更加沉默,甚至连饭也不吃一口。廖丹的儿子今年16岁,上了中专,学计算机专业,他闷在车里抱着妈妈的骨灰一言不发。

  跟廖丹一起来到火化场的除了他的儿子以外,还有邻居老徐。廖丹代步的电动三轮车这两年被偷了两次,后来再也没买过,廖丹带妻子去做透析,都是老徐开车接送,两人也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。老徐也是两年前偷偷上网查资料,才完全知道廖丹的情况的。

  认识两年多,老徐今天第一次见廖丹哭得这么歇斯底里,“憋这么多年,根本控制不住,哭就哭吧”。

  廖丹自己患有糖尿病,右脚因此日渐溃烂,杜金领常常劝他去检查检查身体,但他都无暇顾及

  讲述

  妻子去世当晚 他们还笑谈生死

  到现在廖丹还是不能接受妻子走得如此突然。

  5月16日是杜金领透析的日子。长期的病痛已经让杜金领失去了所有的劳动能力,在邻居眼里,43岁的杜金领也已经是个小老太太的样子。

  邻居老徐回忆,即便身体状况不佳,但杜金领还是常常挂着笑脸出现在廖丹身边,听两人谈笑风生,不离不弃,旁人眼中的他们是苦难中一对幸福的人。

  16号傍晚回家,看到路边的羊肉串,杜金领还提议跟廖丹一起吃烤串,两人边吃边聊了很久。杜金领还跟廖丹开玩笑说“你死了我都不会死”,廖丹笑着回答妻子“那最好不过,算我这几年没有白忙活”。

  晚上睡觉前,杜金领感到有些头晕,跟廖丹说要早点休息。患病十年,廖丹早就了解妻子的身体状况,每次透析回来多少都会有点难受,廖丹也没把妻子所说的头晕当做大事儿,“一般休息一会儿,这股子难受劲儿就过去了。”

  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,凌晨三点多,廖丹发现妻子大便失禁,他赶忙帮妻子换洗衣服,并不停地在枕前跟妻子说话。杜金领此时还是清醒的,并指了指嘴示意口渴,廖丹沏了一杯白糖水给她,随后妻子再也没回应廖丹一声声“小杜,小杜”的呼唤。

  送到医院时,杜金领直接被送进重症监护室,医生一句“做好心理准备”让廖丹意识到,这次恐怕挺不过去了。廖丹给儿子打了电话,2012年,廖丹“出事”的时候儿子也在军训,命运使然,这次又赶上儿子军训,“怎么也得让他见母亲最后一面”。

  如果不是因为杜金领去世,今天正好是儿子军训结束的日子。

  “我没什么遗憾和后悔的。”照顾妻子十年,廖丹说不后悔为妻子做的所有事情。廖丹永远忘不了儿子要交150块钱饭费时他囊中羞涩的那种窘境,他说如果有其他办法他当初也不会选择刻章,对于现在的结果他感恩也知足。

  2012年本报报道“刻章救妻”版样

  打算

  “我怎么也得把这几年撑过去,让孩子上完学”

  下岗后,廖丹就靠开摩的赚些外快养家,饭钱至少能勉强维持,自从电动三轮连续两次被偷后,廖丹再也没有收入来源,凭借好心人捐的50万和低保撑到了今天,这些善款目前只剩下不到四万块钱。

  过去几年内,杜金领每个月看病的医疗费在八九千元左右,妻子去世后低保保障也少了,而儿子上学正是用钱的时候,当务之急廖丹要找到一条能生存下去的出路。受身体情况的限制,廖丹能想到的只有看大门之类的工作。

  先前,因为一直在照顾妻子无暇顾及自己,杜金领常常劝他去检查检查身体,等妻子的后事办完之后,廖丹打算去做个全面体检,这样既对自己负责也对孩子负责,如果爱人还在,也一定希望他照顾好自己,“我怎么也得把这几年撑过去,让孩子上完学。”

  据法制晚报(微信ID:fzwb_52165216)记者立法,到2016年年底,廖丹四年的缓刑期就到期了,这意味着廖丹重新获得自由。廖丹说自己不善言辞,希望通过报纸感谢曾经为他补齐欠款的陈利浩政协委员,感谢每一位帮助过他的陌生人,从此以后,日子再难,也会好好生活。

  文并摄/记者 石爱华 朱天龙

  我知道主队乌克兰联赛第二纸牌游戏(新闻来源:真人娱乐开户